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家电拆旧新政生产商与拆解商难分羹

2018-09-15 10:23:10

本报记者 吴 松 荆文娜

6月4日,再生资源行业期盼已久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出台了。《管理办法》确定了对废旧物拆解环节的补贴规定对废旧家电处理企业给予定额补贴,其中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及计算机补贴额度分别为85、80、35、35及85元/台,高于之前的拆旧补贴标准。而补贴资金很大部分则来自电器生产商和进口商,按规定交纳每台7~13元不等的废弃电器电子处理基金。

早在《管理办法》出台之前,家电生产商与拆解商的博弈就已展开。虽然《管理办法》亦指出,电器生产者所缴纳的基金计入生产经营成本,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但原本寄望在废弃家电回收产业中分一杯羹的家电生产企业,对于自己出局仍感不满他们已经早早布局拆解领域,并在多个地方为争取拆解名额与当地拆解企业展开竞争。

政策层面该引导构建怎样的废旧回收拆解体系?多方观点尚不统一。按照国际惯例,家电生产企业回收拆解“一条龙”似乎是长久之计,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专业拆解企业做得更为细致和专业。与此同时,中国废旧电器电子处理的法制化也已提上日程。

生产商不甘心“埋单者”角色

《管理办法》在出炉的过程中前后修改了5遍,每一遍针对收费标准、补贴标准的规定变化都很大。这一过程中,家电生产商与拆解商之间的博弈可见一斑。

今年4月份,在《管理办法》第三稿中,家电生产企业在链条中仍占主导地位。第三稿明确提出处理企业可作为基金补贴对象,同时提出由生产企业将回收的废弃家电交由拆解企业处理,双方按照市场方式支付相应费用这意味着掌握货源的生产企业拥有较强的话语权。但在第四稿中却删除了“废弃家电交由生产企业回收”等描述。据悉,在最新版的《管理办法》中,未提及“废弃家电交由生产企业回收”。

“《管理办法》的思路是家电生产企业补贴拆解企业,在生产企业和拆解企业之间就会有利益博弈。”某家电拆解企业负责人说,《管理办法》几经修改仍未出炉,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家电生产企业显然不甘于仅仅扮演“埋单者”的角色。有家电生产企业公开表达了不满:在“以旧换新”的政策下,生产企业、回收企业、拆解企业都受益,而现在的回收政策是拆解企业获益,生产企业埋单,强制生产企业承担废弃家电的处理费用。

而事实上,家电生产企业早已开始悄悄布局回收拆解领域。按照原计划,松下电器在华投资的首家家电回收处理厂已于今年上半年投入试运营。该废旧处理厂投资总额1.2亿元,年处理废旧家电达100万台。

长虹多媒体产业公司总经理徐明针表示,《管理办法》的实施肯定会增加企业成本,以13元/台算,长虹一年国内彩电销量达800万~900万台,即一年要缴纳上亿元的回收处理费。在今年宏观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生产企业的压力大增。

而美的制冷家电集团总裁助理、公共关系部总监王金亮对外表示,算上空调、冰箱、洗衣机,预计美的制冷一年缴纳的回收处理费将达3亿元。

回收网络不稳定 拆解企业压力大

“家电生产商在废旧回收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他们可以利用自己密集的销售渠道进行回收,一旦布局拆解领域,对废旧拆解企业在回收方面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

湖南万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明果英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分析说。

据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目前国内已有多家家电生产商开始布局拆旧领域:TCL在惠州、天津均有拆解工厂;海尔在山东有合资拆解企业;长虹去年获得了废旧家电处理资质,并在四川成都注册成立了相关公司;美的也正在河北邯郸申请废旧电器拆解资质。

专业家电拆解企业显然不希望生产商拥有回收网络并建立独立的拆解基地。自今年2月“以旧换新”补贴政策停止之后,多个拆解商面临“吃不饱”的境地。

家电“以旧换新”政策退出后,困扰废旧家电拆解企业的不仅是补贴的消失,还有货源的断流。在原有“以旧换新”政策下,废旧家电的回收产业链相对简单:消费者将旧家电交给指定销售企业(如家电连锁卖场),销售企业搬给回收企业,回收企业再转给指定拆解企业进行环保处理。而现在,这条流水线出现断层。

“我们公司的旧家电拆解生产线已经全面停产了。如果没有补贴,拆解一台电视要亏损60多元,我们亏不起呀。”5月16日,西南地区一家旧家电拆解企业负责人表示,当地所有正规废旧家电拆解企业都处于停产观望状态,只有极个别企业还在零星作业。

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唯一指定的电子废弃物回收处理企业华新绿源也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煎熬。3年前,为配合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发展契机,华新绿源把原有每年20万台的处理量提升到每年120万台,一线工人增加了近两倍。但是目前,它也难逃限产乃至停产的命运。

据湖南万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明果英反映,过去两三年“以旧换新”政策实施时,国内已有100多家企业获得了废旧电器拆解处理的“牌照”。“因为目前不少拆解企业都"吃不饱",所以国家有关部门规定,每个省份一般只设3~5家废旧电器拆解处理企业。拆解企业对这个资质的申请,竞争也非常激烈。”明果英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应首先保证拆解商的利益?

究竟该引导构建怎样的电器电子回收拆解体系?多方观点也各不相同。

《管理办法》称,电子电器产品生产者和进口电子电器产品的收货人或代理人所缴纳的基金计入生产经营成本,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管理办法》还鼓励电器电子生产者自行回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

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副理事长洪仕斌公开表示,健全废旧家电产品回收体系的关键环节在于市场驱动,家电企业的参与始终是产业发展的重心。他指出,家电企业在新产品的制造过程初始就必须考虑到未来回收的需求,尽可能利用可再生资源,从源头保证未来回收产业有利可图。

事实上,“生产者责任制”是国际通行做法。最早探索电子产品回收的欧盟,其颁布的《报废电子电气设备指令》被称为全球最严厉的环保法令,宗旨也是“谁生产谁负责”。“西方国家的电器生产商在销售的时候就包括了回收的费用,我们也要借鉴他们"谁生产、谁销售,谁回收、谁受益"的方法。”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表达了自己对回收网络建设的看法。

也有业内专家表示,中国的废弃家电回收拆解需要规范,首先要保证拆解公司的合理利润。“拆解企业的投资是很大的,政策方面应尽快规范收购渠道,比如让家电专卖店承担起废弃家电回收的任务,以保证拆解企业的收购量。”

从目前情况看,家电生产商能否高效实现拆解再利用也是一大疑问。由于家电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企业大都将精力集中在了生产、销售领域,而对废旧家电的回收处理基本上还处于空白。虽然各家电企业都表示将会认真执行国家相关法规,但截至目前,还没有一家家电生产商设立专门的废旧家电回收部门。

针对以上现象,有循环经济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分析说,“拆解企业在拆解、分类方面有自己的专业优势,而家电生产者在这方面可能做得并不到位。”

尽快促进家电回收的法制化、制度化是多方一致认同的观点。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发达国家早就开始了废弃家电的回收立法。日本在10年前实施的《家用电器回收法》,是世界上最早的家电再生利用法律。它提出了废旧家电“再商品化”,即从“生产、使用、废弃型”的传统模式转向“生产、使用、回收、再利用”的循环型模式,不仅明确了家电回收再商品化的制度,也为可持续循环体系提供了法律依据。

火焰燃烧器
电力设备经营图片
天津未来城1-60㎡户型图-天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