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合浦还珠由此出

2018-09-14 09:35:22

旧时上虞县城东门外称孟尝乡,不远处有孟闸桥、孟闸亭、还珠门,离城二里处有孟尝村、孟尝祠(又称还珠庙)。近期,曾被毀坏的朱村“还珠庙”被搬上了风景秀丽的车郎山之巅,定名曰“孟尝祠”。重建的“起凤塔”、重塑孟尝公金身的“孟尝祠”,成了丰惠古城外一处靓丽的风景,随着盘山公路蜿蜒而上,山上殿宇林立,气势恢宏,是游人休憩和祭祀的好去处。这一切都是为了纪念东汉名宦、上虞著名乡贤孟尝。

孟尝,生卒年份不详,《后汉书·循吏传》记载:“孟尝字伯周,会稽上虞人也。其先三世为郡吏,并伏节死难。尝少修操行,仕郡为户曹吏。”在封建社会,饱读儒家经典的知识分子,其礼仪、节操等级森严,能在“循吏传”中立传的可不是等闲人物,比当今《名人谱》按级入位的门槛要高得多。立传之人一定要是奉公守法、清廉自砺,脚踏实地为老百姓办实事、有成效的仁义之士。《会稽典录》记载,孟尝曾祖叫孟英,任会稽掾吏,当时有个叫王凭的小民被太守错杀,经人进京呼冤,皇帝下诏追究责任,他替太守承担罪责,下狱不食而亡,以“义”著称。祖父孟章为郡功曹,讨贼兵败阵亡。其父亦任郡吏,以身殉职。孟尝出生在这样一个崇尚操守,砥砺名节的郡吏世家,从小受家风的熏陶,自然而然地走上“少修操行”的人生正道。

孟尝为郡户曹吏时(管理税赋钱粮的小官),上虞县有个寡妇极其孝顺地赡养婆婆。婆婆年老寿终正寝,小姑原先就对她嫌怨猜忌,后以“厌苦供养,加鸩其母”诬陷寡妇向县衙投诉。郡府没有加以考察,就给寡妇结案定罪。孟尝原知寡妇冤情,详情禀告太守,但太守自认铁案,不予理会。孟尝在郡府门外哀哭数日,“告病离职”,寡妇最终含冤而死。自此郡中连续两年干旱。后来太守殷丹到任,探访民间冤情,孟尝到府县陈述寡妇被冤枉错杀的实情,说:“昔日东海孝妇冤死,上天感应致使大旱,今日公能明辨执言,顺天意民心,才能使得甘霖应时而降。应该杀掉那诬告的人,以此来向冤魂谢罪,使冤案昭雪,季雨可按期而降。”殷丹听了孟尝的话,立刻刑戮那个诬告的女子,祭扫了寡妇的坟墓,天立刻应时降雨,时年五谷丰登。孟尝为寡妇平冤昭雪一事,轰动了会稽郡,也使孟尝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户曹吏名声远扬。后孟尝顺利地策对孝廉,被推荐为茂才(秀才),被朝廷任命为徐县(今江苏泗洪县〉县令。

汉初国力强盛,版图辽阔,在其西南边陲设交州。交州,包括现在的越南北、中部和广西、广东。桓帝时交州刺史綦毋俊(生卒不详,经学家、史学家)也是一位上虞乡贤。合浦郡为交州辖区,綦毋俊对合浦郡守的贪婪腐败深恶痛疾,为了整饬吏治,綦毋俊大力引荐乡里晚辈德才兼备的孟尝到合浦郡任太守,而孟尝没有辜负前辈的提携与厚望。

合浦郡在今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南,合浦县东北,面临南海北部湾,西与交趾郡为邻。此处不产粮谷而多海产,尤其是珠宝业十分发达。合浦产的珍珠又圆又大,色泽纯正,质地优秀,称“南珠”(俗称白龙珠),历代皆誉之为“国宝”,是皇上的贡品。合浦多数居民靠采珠宝与交趾交换谷物而生活。前任太守贪婪无知,巧立名目,盘剥珠民,诓骗人们,滥采珠宝,这样蚌珠逐渐移向交趾郡界,合浦珠源告罄,商贾贸籴移于交趾,致使市场萧条,往来经商者大为减少,百姓度日艰难,常有饿殍于道旁。

孟尝到任后,为民兴利除弊,制订了顺应民意的施政方针,以合浦地区历来“不产谷实,而海出珠宝,与交趾比境,常通商贩,贸籴粮食”这个特点,废除盘剥百姓的种种法规,严禁珠民滥捕,做到按季有节开釆,以保护珍珠的可持续生产。同时,开放和发展与交趾的边界商贸。如此不到一年,使原来“渐徙于交趾郡界”的珍珠“复还”合浦。珍珠生产的发展和贸易市场的开放,促进“商货流通”,一活百苏,地方很快就出现了富庶繁荣的局面,合浦百姓尊孟尝为“神明”。

孟尝任合浦太守十年,南珠复还,造福一方。后因病向皇上上表,被朝廷征召。合浦官民闻之,夹道阻拦,恳请孟公留下。孟尝无奈乔装乡民,搭船连夜简装暗中离去。这就是《后汉书·孟尝列传》记载的:“上闻徵之,尝归,民吏攀车恋之也。”

孟尝回故乡后,因名声太大,没回丰惠老家住,而隐居在僻野水边,亲自耕田做工。邻县的士民仰慕他的高尚道德,迁到他那里居住,大约百余家。该村位置在会稽(绍兴)、剡县(嵊州)接界处,叫“孟村”,俗称“孟家岗”。孟尝回故里隐居深山、耕田种地之事,被尚书杨乔获悉。杨乔,上虞人,他深知孟尝为人贤明,为政清廉,是一个难得的能臣循吏,连续七“表”上奏朝廷,要求重用孟尝。他在最后一表的结尾说:“窃感禽息,亡身进贤。”意思是说,臣愿意像秦大夫禽息那样,以死来举荐孟尝。可昏庸的桓帝辜负了杨乔的一片忠心,不予釆纳。孟尝没有再次出山,其晚年,回归丰惠祖宅,七十卒于家,墓眠在车郎山。

百姓心里有杆秤,是非功罪,泾渭分明。千百年来,孟尝的故乡百姓没有忘记这位先贤,东门外有孟闸亭,亭上的石柱上镌刻着:“还珠合浦韵事流传,亭旁孟尝仁风广被。”孟闸亭几经搬迁,此楹联则一直保存完好。孟公曾履职的合浦,曾被改名为廉州,建有“海角亭”、“还珠亭”、“孟尝太守祠”以纪念孟尝,如今合浦县城廉州镇,还珠大道、还珠桥、还珠戏院、还珠广场、还珠新村等不胜枚举。更有不少商家把商品冠以“还珠”商标。

而对孟尝的景仰和歌颂,不仅是故乡和他任职的地方,千百年来,历代史家对他尊敬有加,记述不断。范晔《后汉书》为他作了传略;谢承《后汉书》卷5亦有孟尝传;《北堂书钞》卷35、卷75;《艺文类聚》卷84;《事类赋注》卷9;《嘉泰会稽志》卷14等古籍都记有孟尝传或合浦还珠事。

历代文人雅士更是讴歌如潮,如唐代王勃在《滕王阁》序中也有“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情”的记载。宋代大诗人华镇题《还珠桥》诗脍炙人口:“溪上还珠太守家,小桥斜跨碧流沙;清风不共门墙改,长与寒泉起浪花。”元代王举之《送友赴都》:“赋温润荆山进玉,吐宫商合浦还珠。”明葛焜诗:“合浦传遗事,循良汉史书;东郊青草合,谁识孟尝庐。”清嘉庆志载学者王振纲诗:“偶过孟尝宅,断碑今已芜;青天冤妇雨,碧水旧官珠。当道曾推荐,耕田亦大夫;高风余古庙,赡拜一嗟吁。”开国大帅陈毅《满江红·雷州半岛》词:“看今朝,合浦果珠还,真无价!”这就是“流芳百世,名垂千古”的最完美的诠释。

猫食品图片
公园里60-90㎡户型图-郑州
苫盖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