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标破产引发合资质疑上支柱

2019-04-15 11:17:25 来源: 中山信息港

【编者案】历史是现在与过去之间永无止境的回答和交换。重新回到历史现场有助于我们理解过去、认知当下和眺望未来。《中国汽车四十年》通过国内40位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改革开放以来的40件大事的回顾和还原,出现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一段真实历史。全书分为四个版块,分别为破冰之举支柱驱动家国改变格局。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连载,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浏览。

幸福的车企都是类似的,不幸的车企各有各的不幸。在广州这座千年不衰的商业城市,藏着一段悲伤的记忆。1997年,负债累累的广州美丽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广标)被法国美丽以1法郎的象征性价格卖掉,成为家破产的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狮子从此消失在广州黄埔大道东。

曾,美丽的狮子商标的品牌知名度,在国人眼中甚至直逼奔驰、宝马。风生水起之时,美丽汽车几近都要攀关系、走后门,靠特批的条子才能买到。然而,12年跌宕起伏,广标由盛及衰,堕入车辆大量积压、资金周转困难、债务堆积如山的绝境,终究不堪重负而破产,一时引发中外汽车界的震惊 。

一度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广标,为何结局会是飘散如烟,成为广州汽车工业的一大败笔?翻看历史的胶卷,回溯那一段昏暗历史的源头和轨迹。

狮子来了

广州,作为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又毗邻港澳,在地域上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

1985年3月15日,广州汽车厂与法国美丽、中信汽车公司、国际金融公司、法国巴黎银行在广州花园酒店举行隆重的签字仪式,共同组建广标,五方股东的股比分别是46%、22%、20%、8%和4%。此时,北京吉普、上汽大众等合资公司刚成立不久,广标与它们一起掀起中国汽车合资的波高潮。

广州的汽车工业起步不晚。据原广州市政府汽车工业办副主任胡象生的回忆,20世纪6七十年代,广州汽车厂生产红卫牌汽车,羊城汽车厂生产轻型车,交运系统生产越野车等,皆在探索广州汽车工业发展的道路。无奈,由于历史的局限和投资的匮乏,始终成不了大气候。

1969年,广州汽车厂投产红卫牌货车,起初在汽车等产品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也曾畅销了几年,但因广州的技术水平毕竟差距较大,没法与一汽解放牌、二汽东风牌竞争,到1979年不能不停产了。为了生存,广州汽车厂从1980年起开始生产大客车,可以委曲解决全厂职工的吃饭问题,但由于当时国内客车生产厂点较多,大客车也无法构成广州汽车厂的强势地位。在这类情势下,以张伯华厂长为首的厂领导提出一个大胆假想引进技术,生产轿车。这对当时一无资金、2无技术、三无人材的汽车厂来讲,几乎是天方夜谭。

但是,张伯华等人信心坚定,认为汽车工业不与国际接轨,难有大的发展,他们积极寻求合作伙伴,与日本、美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的汽车厂商都接触过,但这些国际车企都不愿到广州与他们合作。,通过有关人士的牵线,法国美丽愿意进驻广州。

在几年谈判进程中,凝聚着多方的血汗和汗水,包括相干政府部门的不懈努力。

陈祖涛是中国汽车工业奠基人之一,曾任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总工程师、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理事长等职位,他在《我的汽车生涯》一书里谈道:1985年初,时任广州市长的叶选平来北京找到我,要求我同意给广州批一个汽车(皮卡)项目。叶选平和我是多年的熟人和朋友,但批汽车项目,这可不是个小事。更何况,我个人无权批。因而我告知他,我无权批汽车项目,汽车项目需要计委批。

叶选平说:我这个项目只有1万辆,又不是甚么大项目,还要开会研究?我们广东长时间处于国防一线,几十年来,国家没有任何项目投入。现在改革开放,全国都在发展,广东经济底子薄,那末困难,现在我们自己想办法找项目,又不要你们拿一分钱,你还这样卡我们,真是太让人难以理解了。

陈祖涛的这一段回想,反映出广标这个合资项目来之不易。经过多方相互博弈、争取、妥协等以后,终究促进此项目的诞生。

20世纪80年代,中国汽车产业在政策和机制上还不成熟,加上五方股东组成的庞大复杂的股东结构,各自的出发点、经营管理方式和文化背景等均存在差异,这些都为后来广标的失败埋下了隐患。

主编点评

广标出局教会了甚么?

广标出局是广州的痛点,说大一点,也是污名。即便是今天当作忆苦思甜来夸耀也未必光彩。由于,这是对违背规律和初衷的惩罚。好在上帝眷顾广州,给了纠错的机会,但不等于以后不会犯错。

广标的荣幸就在于下手早,还没有对手,没下功夫就捞到了好处,将皮卡变为轿车的聪明,捉住了汽车需求饥不择食的机会,一俊遮百丑。但是,不幸也就在于此。一旦受政策和市场的波动就显出原形尝到了没有零部件基础的苦头,同时也暴露出上汽车项目准备不足的缺点,少与上海上轿车项目的初衷相距甚远,起步就决定了未来的命运。

业界常拿这两个项目作比较,旨在阐释,发展汽车产业必须遵守规律,合资只是手段,建立自己的汽车制造体系和研发能力才是关键。不能本末倒置,急功近利。由此告诫,汽车竞争也决不仅仅是产品竞争,而是体系化竞争。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国产化。广州把上轿车看做了单纯的经济项目,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构建先进制造业的机会,而上海则把它看做改造行业的抓手,捏住了命运的咽喉。出发点不同,结果也就各异。当广标构成年产15万能力时则被无情地淘汰出局,而上汽大众构成年产20万辆时则已全部国产。他们的得失之间就在于初心和战略。

由于有了这样的教训,广州再次捉住更换合资对象的机会,摒弃以往的思惟,从关注品质和商品力入手,用起步就与世界同步的策略,于对手,并以经济范围绝地反击,开始复盘,以小博大,注重体系能力建设,遇上大势,没有掉队,创造了广汽高速发展的奇迹。故有人说,祸兮福所倚。但仔细斟酌,这不都与反省回到发展汽车的初心有关?(颜光明)

【未完待续。本文节选自《中国汽车4十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主编:颜光明、钱蕾、王参军。撰稿人李溯婉,从事媒体工作18年。2004年加入《财经》,现为高级。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阅读。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本文图片均来自络】

什么水果消肿止痛
血气不足与气血不通
怎么克服神经衰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