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镇仙魔第九百四十五章我会放弃吗

2020-01-26 18:22:38 来源: 中山信息港

永镇仙魔 第九百四十五章 我会放弃吗?

管道很大,陈羲有一种自己回到前世现代世界的错觉。这种管道像极了金属铸造而成,可到底是什么材料陈羲也感知不出来。管道里可以让两辆马车并排而行都不会有一点碰撞,很宽敞。陈羲脚下有着不少的积水,大概没过了脚面。这些积水应该是逐渐渗漏下来的,走在积水上发出的声音都显得特别大。

正因为四周太安静,只有脚踩过积水的声音,所以显得有些刺耳。

在第三层世界,那个看起来并不苍老的男人依然一动不动的斜靠在宽大的座椅上,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他是否还有行动的能力,就算他痊愈,再站起来的那一刻,还能不能走路。

他面前有无数的好像屏幕$%$%$%,≥.↙↓.※一样的光滑镜面,至少有数个,每一个平面里都有清晰的画面。此时他的注意力都在管道之中,那个沉稳迈步向前的年轻男人身上。

“你走路的姿势很有意思。”

浑身缠着绷带的年轻男人笑了笑,微笑的弧度很小,小心翼翼的尽量不牵扯到自己浑身上下密布的伤口:“从你走路的姿势就看得出来,你年少的时候一定遇到过什么很大很大的危机,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是一个人独处。那个时候可能你还很小,所以就养成了这样戒备的习惯。”

管道之中,陈羲一边走一边回答:“每个人的年少时,都未必只有快乐。”

年轻男人嗯了一声:“你说的没错,每个人年少时都未必只有快乐,但是不可否认,每个人年少时都是快乐单纯多的时候。越是年纪大了,笑的哪怕比年少时候还要多些,但是那种快乐已经不再单纯了。”

陈羲道:“我觉得你我这样说些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实则极其无聊的话,真无聊。”

年轻男人再次笑起来:“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陈羲问:“反正走下去还有一段时间,我想问问,你当初是怎么找到这个星体的,这其中蕴含着那么强大的力量,简直就是陌穹里不安分的一个存在,谁要是不小心触及到了这个星体,那么灾难可不是一小片。”

年轻男人眼神恍惚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过往。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久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多少人存在。陌穹还很安静,而且星辰的密集程度比现在要大的多。我已经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星辰被某种无法解释的陌穹本身就存在的力量拉扯开,然后形成了一片一片密集或者稀疏的星辰,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有很多心爱的水晶球,你把它们都归于一处。但是有一天突然不小心踩了一脚,你的水晶球全都滚了出去。有的地方多些,有的地方少些。”

“我恰好出生在那个星体聚集还算密集的年代,所以对于陌穹探索比你们现在要容易的多。”

他稍稍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在我实力的时期,在数不清的星辰之中感知到这样奇怪的一颗,倒也不算什么难事。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星体太危险了,不能让它发生任何碰撞。但是陌穹不是任何一个人能控制全部的,它太巨大了。总是会有不老实的星体莫名其妙的自己破碎,然后形成很多密密麻麻的小的陨石,这些陨石被陌穹里的扭曲的力量拖拽着,形成了洪流,在陌穹里来回乱窜。”

“所以为了保证这个星体不被那些不安分的星体撞倒,我当时创造了一个空间,将这个星体单独放进了空间之中。这个空间其实就在魔域之内,只不过没有人知道罢了。到后来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死透的时候,趁着想杀我的人不注意,打开了这个空间,躲藏在这个星体之中。”

“然后的事,其实就变得简单多了,我创造的空间并不在魔域之外,所以我虽然伤的很重,但是自己的空间还是想什么时候打开就什么时候打开,想什么时候关闭就什么时候关闭的。”

在管道里行走的陈羲脚步为之一顿,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所以你的报复也就随之开始了这颗星体上毁灭之铁蕴含的力量太强大,而这种力量被你利用了。这些毁灭之铁含有独特的力量,可以影响人的血脉,让人变成畸形你引导了这种力量,透过你空间的缝隙,影响着和你有着相同血脉的人。”

年轻男人没有吃惊,似乎对于陈羲推测到这样的事一点儿也不感觉到惊讶。

他只是笑了笑:“你说的没错,一个漫长的报复过程的开始。”

陈羲叹息一声:“所以,你自身被这种力量的影响,只怕也很大很大。”

年轻俺男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不意外陈羲可以推测到自己报复那些人的手段,因为他已经看出来陈羲是个聪明到了的人,只要稍稍给一些提示,他就能立刻敏锐的抓住关键的地方。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陈羲竟然猜到了他不愿意说出来的那部分。

“是啊当我发现那些毁灭之铁里蕴含着可以让人变成畸形,并且简短寿命的力量之后,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可以用来报复那些人的办法。但是很快,烦恼就来了”

年轻男人语气有些阴郁的说道:“当时我刚刚发现这种力量的时候,欣喜若狂。但是很快,当我把这个计划完全想明白之后,我就知道麻烦来了。因为如果我想的报复那些人,就必须用自己剩下不多的血液来做引子,这样才能报复那些和我血液相同的人。可是如此一来,我自己也逃不掉。”

陈羲继续往前走:“但是你还是选择了报复。”

年轻男人道:“如果换做是你呢?”

陈羲回答的格外简单坚定:“我也和你一样。”

年轻男人的眼神里闪现出一种光彩,似乎对陈羲这样的回答很高兴:“是啊,当时这是的选择。我还以为你会反问我,为什么不放弃仇恨,专心把自己的伤势先养好再说呢。”

陈羲道:“我会和你一样迫不及待。”

年轻男人眼神里的光彩越发明亮起来:“所以,虽然身体上的疼痛一直持续着,虽然伤口永远也不可能愈合,虽然我承受的比他们承受的并不轻微,但是那种快乐还真是无可替代啊。那些为了得到我的力量而算计了一切的人,唯独没有算计到我居然没有死掉,所以他们的苦日子就来了。”

陈羲问:“你现在还快乐吗?”

年轻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持续几百年的快乐,只有持续几百年的仇恨。”

陈羲点了点头:“所以,你现在的报复只是一种习惯不过你好像很成功,因为雷家皇族的人灭绝肯定在你死之前,因为雷家现在已经快要没有继承者了。”

“有啊。”

年轻男人道:“和你一起进来的那个女子,就有这样的血脉之力。”

陈羲脚步再次停住:“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

年轻男人的表情里也没有了愉快,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看起来平静但暗中很不稳定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呢?”

年轻男人问。

陈羲刚好走到一扇小门的外面,然后他把门拉开,迈步走了出去。他走出官道,看到了一大片黑乎乎的如同树林一样的东西。

这是第二层世界,这里是一个单独的空间。陈羲现在发现,魔皇之墓的构造确实很奇特。表层空间和第二层空间有一层厚厚的割断,也就是说,第二层空间和表层空间,其实是想对单独的世界。就算把两个层面拆开,也不会特别影响彼此。

陈羲看着那些黑乎乎的如同树林一样的东西,语气很愉快的说道:“我什么意思?特别清楚啊如果你敢对她下手,我就把这里毁了。包括我们自己,也包括你。之所以我一直等到现在才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我之前还没有进入第二层世界,现在我进来了,那么很多事,你也许不能再为所欲为。”

年轻男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可是眼神里之前出现的那一丝怒意反而消失不见了。

“很沉稳,很冷静,你这样的人,体质又如此的特殊,所以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如果你选择了和我同归于尽,你自己不觉得可惜吗?其实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只需要放弃她一个人,我保证你得到足够多的你想得到的力量。哪怕你拿走的更多些,我也不会阻止。”

陈羲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没有自己的在意,我就不会进入这里。如果我轻而易举的放弃自己的在意,那么得到的力量再强大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对我来说,再强大的力量也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为强大,而是让身边的人不再承受无法阻挡的危险。没错,我相信你说的话,我放弃她一个,我能得到更多然而,我拒绝。”

年轻男人问:“你喜欢她?”

陈羲摇头:“和这个无关。”

年轻男人有些失神的说道:“能为了保护女人而死,倒也是算一条汉子。可是你也很清楚,她体内有的血脉之力,比外面那些尸魔还要浓郁强烈,所以她一进来我就觉到了,因为那是从血脉里就相连着的东西,瞒不住我的。不但是她,她的父亲也在这里装疯卖傻,以为我不知道他不是真的死了。之所以我没有让他真的死掉,只是因为心疼那来之不易的返古迹象。”

“任何血脉之力,经过几十年或者几百年之后,都会变得淡薄。能出现返古迹象的人,少之又少,就如同稀释珍宝。现在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她和他的父亲,必须死一个,因为他们两个的血脉之力都比外面的尸魔纯净的多,我需要这种血脉之力。”

“如果我得到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血脉之力,那么伤势就会开始好转。你觉得我会放弃吗?”

他问。

陈羲抬起头:“你觉得,我会放弃吗?”

浏阳市集里医院怎么样
深圳曙光补牙能用医保
常州治疗早泄费用
苏州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南充治疗早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