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福州25000多尾中华鲟离奇死亡饲料被退

2018-11-01 09:58:32

福州25000多尾中华鲟离奇死亡 饲料“被退货”

林吟在鲟鱼死亡后把鱼冷藏,以做为鉴定证据,但是即使把鱼拿去鉴定,一旦天马公司否认鱼有吃他们饲料,老林也无法证明鲟鱼死因。 行政监管或成一纸空文谁该为“中华鲟”之死买单? 在福建省福州市,25000多尾成品“人工中华鲟”疑因饲料问题死亡,因行政监管未及时介入,导致养殖户与饲料厂对此各执一辞,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这些鲟鱼是因何而死。但是,面对近百万的损失,养殖户林吟,锜兴山和单成宇三人欲哭无泪…… 25000多尾鲟鱼离奇死亡 林吟和锜兴山开办的东风鲟鱼养殖场位于福清市上迳镇南湾村,总面积近千平方米。来到这个养殖场时,被告知老板已经换了人。“听说老锜现在四处上访,反映自己的鲟鱼吃了天马饲料厂的饲料死了,而老林除了上访,还在附近另一家养殖场里当顾问。”养殖场的工人告诉。 随后,联系了林吟和锜兴山,在东风鲟鱼养殖场见了面。 “这些池子本来都养着人工中华鲟,又称史氏鲟鱼,”林吟指着现场的水池说,“现在我们破产了,这个地方被别人用来养殖草鱼了。” 林吟和锜兴山称,死去的鲟鱼是吃了当地福建天马饲料场的“健马牌”鲟鱼饲料后逐批死亡的,前后共死了15000多尾。在林吟和锜兴山的介绍下,还找到了另一个也因食用“健马牌”鲟鱼饲料而死了一万尾左右鲟鱼的福州连江县海峰养殖试验场的负责人单成宇。 原来,去年5月21日,福建天马饲料有限公司销售人员龚桂斌来到东风鲟鱼养殖场,极力推销公司的新产品“健马牌”鲟鱼饲料。“他说天马公司是家大公司,其饲料肯定比别家的好,出了问题也有钱赔,吹得天花乱坠,我们就分两次于去年5月21日及6月19日买了20包饲料。”林吟说。 批饲料投放后,鲟鱼还长得挺快,于是林吟向单成宇推荐了这种饲料。“老林的鲟鱼苗是从我这买的,所以他推荐我这种饲料,我一听不错,也买了10来包。”单成宇说。 没想到,去年6月底,东风鲟鱼养殖场的鲟鱼开始出现异常死亡。“这下我们慌了,联系了连江的海峰养殖场,得知他们也出现了相同情况,于是我们马上停了饲料,找上了天马饲料厂。但他们表示饲料没问题后,就不理我们了。到7月中旬,基本上所有的鲟鱼都死光了。”锜兴山说。 此后,林吟和锜兴山分别向当地的农业局和海洋渔业局反映了情况。农业局工作人员表示水产养殖饲料不归他们管,海洋渔业局则表示饲料不归他们管,都拒绝受理投诉。 鲟鱼死亡后大批未用饲料“被退货” 林吟表示,去年6月24日,天马公司在事发后曾派有关负责人与其协商调解该问题,未果。结果去年7月1日,天马公司市场人员趁他不在时把大批未用饲料拉走。正因此导致谁也无法解释清楚鲟鱼是怎么死的。 为何要拉走饲料?由于市场人员龚桂斌已离开天马公司不知去向,采访了天马公司的副总经理林成长,他说:“因为老林他们说我们的饲料不好,要退货。我们为方便他们退货,所以和他说好后上门把饲料拉了回来。” 林吟告诉,这不可能,我们还要留着饲料化验,怎么可能退货?这分明是“被退货”。 饲料被拉走,没办法林吟和锜兴山只好向当地媒体报料,去年7月30日,《海峡都市报》和《福州晚报》均报道了这一事件。当媒体问及这批饲料在那时,天马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林吟退回来的饲料已被发往外地了。 去年9月25日,林吟、锜兴山找到单成宇,一起向福清市质监局投诉。结果质监局受理了林吟、锜兴山的投诉,却不知什么原因对单成宇的投诉不予受理。随后,质监局答复,因林吟、锜兴山提供的饲料与天马公司发给他们的饲料不是同一批次的,无法确定是否为天马公司生产或者有对产品质量进行人为改变,故该局对申诉决定不予处理。 “我们的饲料都被拉走了,当然只能用小单(单成宇)买的饲料。都是一起买的饲料,如果我们主体不适格,为什么不受理小单的投诉?”林吟和锜兴山气愤地说。 由于相关职能部门均不受理,单成宇于去年9月29日请连江县公证处对剩下的一包饲料进行了公证鉴定,结果发现多项指标均超标,导致鱼食用后容易“营养过剩”。 福清质监局局长郑春明表示,他并不清楚单成宇投诉一事,但天马公司与林吟对标的物无法达成共识,他们无法依法受理。 福清农业执法大队大队长黄诚华说,卖给林吟的饲料已经不存在了,单成宇提供的公证鉴定并不符合法律程序,且林吟他们无法提供海洋渔业局对鲟鱼死因的证明,所以他们无法受理本案。 “即使饲料有在,一旦天马公司指认这些饲料被老林他们掺杂了其他物质,他们也没法认定饲料是否存在质量问题。”黄诚华说。 “这么说,即使林吟把鱼拿去鉴定,一旦天马公司否认鱼有吃他们饲料,林吟他们不也无法证明?”问。 “这是有可能的。”黄诚华说。 “这样一来,只要饲料公司不认,投诉它在法律程序上是否就无法走得通?”问。 “这的确是一个难题。”黄诚华表示。 由于福清海洋渔业局近期出现高层人事变更,无法找到负责人。 一种鲟鱼饲料冒出两种标识标准? 林吟和单成宇向出示了10余个标识为福建天马饲料有限公司鲟鱼配合饲料的包装袋及包装袋上的产品标签,还向提供了盖有“福建天马公司经营部”的印章和“福建天马饲料有限公司”行头的产品调拨单和发票。产品标签显示,该饲料的产品标准编号为“Q/FTMS”,生产批号为“”。 天马公司副总经理林成长却向提供了一份该公司2009年6月4日生产的4号鲟鱼配合饲料的质量检验合格的报告,饲料样品由福清质量技术监督所2009年7月31日在福建天马饲料有限公司仓库抽样提取的,该企业标准编号为“Q/FTMS”,生产批号为“”。 该鲟鱼饲料所执行的产品卫生审批标准为“Q/FTMS鲟鱼配合饲料”,标准是由福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进行备案登记。 7月26日,走访了福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查询天马公司生产的4号鲟鱼配合饲料备案情况时,查询到该产品备案登记号为:QB/,实施时间为“2009年7月20日”。 林成长一再声明,该公司生产的每一批鱼饲料都是经过严格检验,合格后才出厂销售的,林先生和单先生养殖场里发生的鲟鱼死亡事件与其“健马牌”饲料无关。 企业20万元“扶持”养殖户? 林吟告诉,此事件经媒体曝光后,福建天马水产饲料有限公司常务董事林家兴分别于8月4日和8月26日分两次给了他20万元的鲟鱼养殖“扶持款”,并要他签下声明书,证明饲料没有问题。 对此,福建天马饲料有限公司副总林成长表示,这不可能,我们的饲料本来就没问题,怎么会给他20万元,这不是自打嘴巴? 然而,在采访福清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郑春明时,郑春明表示天马公司确实曾经对此事件很草率地处理过一次,私自给了当事人20万元,令市政府一位领导十分恼火。 单成宇表示,如果老林他们得到了20万元补偿,为什么我不能要? 就因纠纷饲料无端“被退货”,导致养殖户和饲料公司的矛盾不断升级。面对这种情况,行政监管真的只能成为“一纸空文”吗,谁该为两万五千尾“中华鲟”之死买单?

昆明H型钢批发
大型雨棚厂家
星力九代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