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十八年前的那一瞥

2018-09-15 10:48:43

这没开花,没结果的一段心动,既是一段美丽的情怀,又是一份浪漫的伤痛,珍藏在了我的生命里。

那年,我在汤家中学上初中,家贫,清瘦、矮小的我,如学校院墙上那棵随风飘摇的小草一样,毫不起眼的长在那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在班里混日子。只有班里点名时,我才会发出一声,没有一丝底气的“到”。

那年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吧,性格复杂,学习成绩差,一年到头穿着蓝涤卡的四个兜上衣,都很脏了,也没洗过。裤子好像都短短的,盖不住脚踝。脚上的黄球鞋,都磨出洞来,也没有一双像样的鞋来换着穿。

每年到了交学费的时候,也是我难捱的时候,天天都不敢看老师的脸,唯恐老师在班里点名讨要学费。总是手里拿着家里借来的钱,脸红红的一个交给老师。

那时总羡慕班里有钱的同学,天天穿着新衣服,留着长头发的男生,和漂亮女生在一起说笑。可我不敢过去搭腔插嘴,天天装出一副用功学习的样子,对着书本发呆,其实心思根本不在书本里,思想成天游离在教室之外,学习成绩可想而知了,差的要命。记得人家常说有丑小丫,我自己把自己看成丑小孩,性格很自卑。由于自卑,直到整个初中毕业,我也没有交到几个要好的男同学做朋友,女同学那就更不要说了。

可偏偏我到了初二的时候,我的身心发育成长了起来,渐渐地喜欢和女生聊天,喜欢看女生清亮的眼睛,喜欢女生的长头发,喜欢闻女生走过留下的香味。那应该叫情窦初开吧,为此,我烦恼过,自嘲过,骂过自己不争气,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慢慢的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位女同学。

她坐在我的前边一排,我坐在她的正后面。她不算太高,清新活泼,小嘴撅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她喜欢把她,不太长的头发扎成两个小把把,在我面前摇晃,害得我总想去抚摸一下,但每次都是鼓起勇气的同时,自卑的心思,又让我放下想要抬起的手臂和心。

也记不得是什时候爱关注她了,每天早上一进教室,目光首先落在她的座位上,看看她来了没有,晚上放学时,直到她离开教室,我才收拾书包出去。更喜欢偷偷的看着她,喜欢听她说话的声音,她的笑声,还有喜欢她那撅嘴时好看的模样。她高兴时,我兴奋,她郁闷时,我黯然。

一次她生病好几天不来上学时,我牵肠挂肚,千方拐弯还装作无意的打听她的病情。她病好了来时,同学们都过去表示关怀慰问时,我又没胆量告诉她,你生病时我更牵挂着你。那个学期,我一直处在痛苦和甜蜜之中,没有经过我这种情怀的人是体验不到这种情感的。

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件,到现在还在心跳的事情,我给她写了张小纸条放在了她的铅笔盒里。我清楚的记得,我写的不长,短短的一句话。‘你能把《童年》的那首歌词抄给我吗?你唱的真好听。下面写上我的名字。’就这一句,多了没有。这是我这辈子次给女孩写信,就算是信吧。我记得我放的时候,很小心,很隐蔽,像特务,像小偷,一样提心吊胆,生怕别的同学和她发现。策划了很多种方案,终于抓住了在一个快放学的时机,装着没事一样,怀着“咚咚”乱跳的心,巧妙的把早就写好的纸条,放进了她的铅笔盒里。

第二天,我早上醒来时,竟不敢起床,不敢去上学了,于是装作生病,在家两天没敢去上学。再去上学时,不敢看她的脸,不敢和她说话,偷看她的表情,她好像没看见那张纸条一样,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和平常一样,这让我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不知道那时我在怕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呀!

后来,升到了初三,学校给初三分班,我们叫好坏班,又叫快慢班,也就是成绩好的一个班,成绩差的一个班。我被分到了差班,她被分到了好班,我见她的机会就渐渐地少了,可我脑子里,心里,全是她满满的影子,一直伴我初中毕业。

我初中毕业后,就被表哥带到上海做生意,一晃好几年,关于她的消息,也一点不知道了。

直到那次,我初中的一位好同学,高中毕业后结婚,我去喝喜酒,在离同学家不远的路上,我骑着自行车向西。由于我去的晚一点,天又快黑了,空旷的大路上没有一人,所以我骑得很快。

正骑行着,老远我就看见前边从西向东也过来一辆自行车,骑车人的身形,怎么这么熟悉,在仔细看脸,竟是上初中时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几年不见,成熟恬美了很多,她的脸红红的,肯定也是刚从我同学那喝喜酒回来。闪念见,两辆自行车相遇,然后各自分开,一辆往东,一辆向西,擦肩而过。我在车上马上回头,我看见她也在回头,我们相视有三秒,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脸,她的眼里充满了柔情向我一瞥。可是我们的车子都没停下来,还是各自向前飞奔,那一瞥也越来越远,那一瞥,也记在了我的脑海。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她,再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算算有十八年了,这十八年间,我无论见了多少双眼睛,都比不上那擦肩而过的,那一瞥美!

十八年前的那一瞥啊,它是开在我心里的一朵鲜艳的花,它是盘结在我心里永恒的疤痕,想想很美,也有点痛,但幸福着。好想再过两个十八年,不,三个十八年,那一瞥,依然光鲜的盛开在心底。

脚轮万向轮
佛山木纹装饰片
三清国际华城效果图-黄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