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谁来收费

2018-10-30 11:57:15

5月11日,Google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在美国旧金山登上了该公司I/O大会的舞台,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机器人狂吃苹果的手绘图,这确实令谷歌值得兴奋。

谷歌现在是被看好的第三方开发平台,全球有1亿部安卓设备被激活,安卓阵营里有215家运营商支持业务、45万个应用开发商、36家 OEM(原设备制造商)。数据显示,基于安卓系统的出货量在今年季度已经超过苹果。

地球的另一面,中国的内容提供商(下称CP)们却在为了安卓叫苦不迭,他们依靠谷歌致富的梦想正在一点点破碎没有收费渠道是首要原因。中国的游戏公司大佬们认为,中国的安卓开发者很可能死在沙滩上。

谁来收费?

安卓开发者们感觉到正在白白地为谷歌打工?计费问题是的障碍。

在苹果终端很赚钱的游戏,例如愤怒的小鸟,被移植到安卓平台后大多变成了免费。而且想收费都收不上来苹果的APP store上聚集了千千万万个开发者,是因为用户为应用向苹果付费,苹果公司担负了收费和与开发者分成的角色。

安卓的收费分成角色是谁?

那些基于安卓的厂商,例如联想、摩托罗拉等终端巨头都在酝酿自己的移动应用商店,希望发展成为渠道、平台运营商。但他们的思维模式大多是靠软件吸引用户,再靠硬件赚钱要想让他们的终端数量能够像苹果那样多,暂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俄罗斯服务提供商(下称SP)兼CPi-Free公司的中国分公司总经理王金星表示,中国移动对内容有严格的要求,只有能不断提供优质内容及创新业务的公司才能成为合作伙伴,因此安卓开发者的竞争很激烈。

王金星透露,事实上任何电信产品和公司进入任何国家,首先解决的都是计费问题。在俄罗斯,运营商不直接跟CP合作,是由像i-Free这样的公司提供服务。

是的,谷歌的安卓用户在增加,始终没有一个强势的收费渠道作支撑。

这一直是谷歌要为自己的开发者解决的一道收费难题。2010年年底,谷歌曾宣布打通和ATT的合作,那些购买Android Market中应用程序的用户开始获得ATT运营商计费支持。

在中国,千千万万个正在为安卓系统辛苦工作的开发者却没有这样一个收费渠道。中国移动现在还没有为安卓平台开发计费系统。一位中移动的供应商透露,其中一个原因是适配机型太多,这既是一个时间问题也是一个工作量的问题。

当然,谷歌自己也一直在寻找运营商计费合作伙伴。然而,这一努力的进展速度极其缓慢。据悉,许多运营商并没有立即参与,主要是因为不了解这项新服务能否与其现有的整体络运营顺利对接。

逃离中移动

事实上,即便是中移动有了对接安卓系统的计费和代收费业务,这条路径也不一定舒适。那些已经对接了中移动的CP和SP,正在逃离中移动的计费系统。

一位游戏运营商表示,中移动的收费渠道已经靠不住了。接近中移动的人士也透露,自从2010年第四季度开始,中移动下调了代收费业务的金额上限,从100元下降到了50元,对这些游公司的影响非常大。对于这些卖道具为生的游戏公司,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收入规模。

此外,就是中移动依托于代收费业务,自身的分成比例不断提高,初与CP、SP的分成比例是15:85,后来逐步调高到30:70,现在已经出现了50:50。不断提高的分成比例也给这些依附于移动而生的公司雪上加霜。

中移动的代收费业务此前曾经经历过百宝箱时期和WAP时期。百宝箱主要是针对单机游戏,中移动提供下载服务,再与CP分成,这个时期的比例也,CP可以拿到85%。后来就到了WAP时期,一些游产品逐渐增多,中移动开始负责运营、推广,也负担一些包月用户的流量成本,因此分成比例越来越高,甚至达到5:5。

更加让SP和CP感觉包袱沉重的,其实是中移动的结算。因为即便是五五分账中移动也保证不了。据悉,由于有预付费和后付费两种付费模式,后付费的用户就有可能造成一些拒付的账单,这样的坏账中移动就不会给SP和CP结算。在一位中移动的合作伙伴口中,中移动的这部分损失大约在10%左右。我们已经吃过几次大亏了。上述游戏运营商透露,在系统上看到的收入是很可观的,但几个月后结算起来,连一半都没有,有时甚至仅剩下两成。这样的结算方法也没有依据可查,中移动说是多少就是多少,账期越来越长。

这迫使目前的游戏运营商开始寻求第三方支付的渠道,尽管需要向他们支付手续费,收入也比来自中移动的多。但基于安卓的第三方开发者就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去解决支付问题了。

铝单板厂家直销
苹果树苗
摆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