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怨怨重汽潍柴南柯一梦

2019-09-14 07:19:35 来源: 中山信息港

  恩恩怨怨 重汽潍柴南柯一梦

  如果真的有如果,和德国曼商用车进行战略合作的一定是潍柴动力,而不是中国重汽!如果潍柴动力得到了50亿的战略投资、TGA整车技术、D26D20D08发动机技术和车桥技术等项目,那世界将会是怎样!

  笔者曾经和多位证券投资界的高端人士交流,大家较为一致的看法是:潍柴动力的高级管理层是一批有强烈企图心和成功欲的人。这句话很地道,要知道当年在引进斯太尔技术伊始,在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内部,潍坊柴油机厂也没有任何优势而言。杭州汽车发动机厂早在60年代就开始给济南汽车制造厂供应柴油发动机,就连陕西汽车制造厂的发动机技术和发动机车间都是由杭州汽车发动机厂援建。八十年代初期,杭州汽车发动机厂自主研制的X6130柴油发动机更是代表了当时国内柴油发动机的水平。而重庆汽车发动机厂作为四川重型汽车制造公司旗下专业的发动机生产企业,早在60年代就开始进行法国贝里埃汽车6140柴油发动机技术的国产化落实工作,1980年更是在四川重型汽车制造公司的支持下获得了美国康明斯NT855柴油发动机技术的引进,作为红岩重卡崛起的重要支持,其地位在国内一是独占鳌头。半路出家开始从事汽车发动机生产的潍坊柴油机厂,在整个80年代一直生活在杭州汽车发动机厂和重庆汽车发动机厂的阴影之中。

  在斯太尔项目中,杭州汽车发动机厂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早在1979年,斯太尔公司给中国送来了的四台斯太尔WD615柴油发动机,一机部将这些发动机交由杭州汽车发动机厂进行测试和检验。也就是说,杭州汽车发动机厂在斯太尔发动机技术上的底蕴是深厚的,那么潍坊柴油机厂又是怎样脱颖而出的呢?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戴姆勒-斯太尔-普赫公司的解体。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奥地利戴姆勒-斯太尔-普赫公司不断的进行股权收购兼并其他企业,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成为一个拥有乘用车、摩托车、卡车、客车、农用机械、轻武器和地面武器等多种业务的超大型国有企业。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个巨大的恐龙变得举步维艰,不得不遭到肢解的命运,这其中卡车业务被德国曼商用车公司收购。尽管曼保留了斯太尔商标和整车生产线,但是诸多和曼自身业务重合的零部件业务被二次甩卖,这其中就包含发动机技术和生产线。

  当时斯太尔发动机产品序列包含用于中型卡车的WD612、用于重型卡车的WD615和WD815,以及正在研制中的WD618发动机。鉴于当时国内特殊的经济环境,面对以白菜价甩卖的技术,并没有多少人愿意掏出真金白银去买一些国外淘汰即将停产的发动机技术。潍坊柴油机厂却抓住机会派遣大量人员到奥地利斯太尔公司,将其铸造生产线整体拆迁到我国。众所周知,日耳曼民族在冶金和铸造技术上处于世界产业链的顶端,至于斯太尔铸造生产线的价值,后来到潍坊柴油机厂参观的日本三菱株式会社的高层用你们的铸造水平才是亚洲,我们要进口你们的铸件来表达了他们的敬意。

  除了拆回来了奥地利的铸造生产线之外,潍柴还得到了KW339高压造型生产线。这里面很有意思的是,这个生产线本来是给陕西汽车制造总厂发动机车间引进的。在潍柴厂加入中国重汽之后,不单是计划中的无锡柴油机厂被挤出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本来和济南汽车制造总厂有紧密关系的上海柴油机厂和临清汽车发动机厂也被拒绝了,要命的是三个总装厂之中有两个总装厂――济南汽车制造总厂所属济南汽车发动机厂、陕西汽车制造总厂所辖的发动机车间也都被踢出了斯太尔项目。只有四川重型汽车制造公司旗下重庆汽车发动机厂,再加入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之前就争取到中汽总公司引进的康明斯NT855发动机项目,而得以生存下来。潍柴的KW339高压造型生产线本来是陕汽的,而且当时这条生产线已经安装好了,又被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调拨给潍柴了。

  陕汽做了听话的孩子,但是矛盾却埋下了。你不信试试:你爹如果硬要把你家的汽车给你弟弟,看你什么感觉?有KW339高压造型生产线和原装的斯太尔铸造生产线作支持,潍柴的发动机品质就有了先决的优良基因。其实潍柴善抓机遇的情况还并不只是得到了这两条生产线,再后来斯太尔的卡车业务被德国曼商用车兼并之后甩卖自己发动机技术的时候,中国重汽旗下的两家发动机企业分别得到了WD612和WD618技术。杭州汽车发动机厂得到的是成熟的WD612,潍坊柴油机厂得到的是欧洲从来没有投产的WD618。这个时间是1995年前后。要知道当时中国的中卡市场一片火热,如果杭州汽车发动机厂的WD612没有随着重汽的中卡项目一齐下马,而选择向柳汽、春兰、福田等二线中卡企业供货的话,杭州汽车发动机厂说不定就是另外一个玉柴。

  我不知道今天胡茂元有没有后悔,当年的一念之差放弃了竞标湘火炬股权的机会,这个机遇让潍柴人抓到了。近五年中国重卡市场的高度繁荣,让潍柴动力当年投入的10亿变成100亿(法士特51%的股权 陕重汽51%的股权 东风越野车60%的股权 )都不止。如果50亿的战略投资、TGA整车技术、D26D20D08发动机技术和车桥技术等项目落到潍坊人手里的话,但就技术层面而言我毫不怀疑潍坊将变成亚洲车载柴油发动机之都。以道依茨226B和斯太尔615、618构成中低端4升(4.16升)、6升(6.23升)、10升(9.726升)和12升(11.596升),以曼D08、D20和D26构成中高端5升(4.58升)、7升(6.87升)、11升(10.52升)和13升(12.412升)发动机产品。

  我不知道当潍柴动力手里捏着TGA整车技术和车桥技术,陕汽集团还想不想整体上市,但是我知道一直想超越中国重汽。当中国重汽的HOWO重卡等次新级产品已经占80%总产量的时候,陕汽集团(陕重汽)的F2000等次新级产品还不到50%总产量,陕汽方面还需要依靠老式的斯太尔平台上发展起来的奥龙系列重卡打天下。要知道MAN转让的车桥技术还包括中卡车桥,如果用D08 法士特的小型变速箱 MAN中卡车桥,说不定陕汽集团(陕重汽)根本不把中国重汽放在眼里,同时拥有过硬的重卡和中卡业务,那应该是和解放、东风等一个级别的全国大型央企。和潍柴动力分家,你娃有毛病?如果谭旭光手里有TGA整车技术、D26D20D08发动机技术和车桥技术 等一揽子项目,不用再挥舞那张50亿的支票,陕西人就会明白:跟着谭旭光,就像是当年山沟沟里的放羊娃,跟着毛泽东闹革命!

  那个时候你再看看中国重汽那鳖孙的窘样儿吧:东风联手雷诺-日产柴、潍柴动力-陕汽联手曼、上海汽车-重庆重汽联手依惟柯、福田欧曼联手奔驰、华凌联手三菱、江淮联手现代-纳斯达威、广汽集团-日本日野、庆铃和五十铃、当时据说一汽解放和荷兰DAF一直在眉来眼去的,全球像样一点的重卡企业在中国都找到了傍家儿。除了已经翻脸的沃尔沃,就剩斯堪尼亚了。对不起,斯堪尼亚在中国也是有伴的,说不定苏州人喝两杯黄酒下去一冒酒兴,苏州金龙就开始生产海格牌大卡车说不定。这个年头似乎你不找个洋爸爸,你就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你是造卡车的

  !中国重汽只能自力更生了,要不和印度TATA和俄罗斯卡玛兹搞搞技术合作吧!对不起,你瞧我这记性:捷克的太脱拉在中国还没有合作伙伴,不过看看长征汽车制造厂怎么倒下的,不知道中国重汽还有没有吃捷克大餐的胃口。

  由于产品存在同质化问题,潍柴动力手里完成对D20和D26的国产化之后,靠它们去赚取高端利润,用WP10和WP12之类中低端产品去抢占市场份额,只要潍柴稍微一降价,中国重汽就会满地拾牙!更别说MAN的股权投资带来的50亿的大支票还没有派上用场。捏着这张大支票,潍柴控股可以轻轻松松的布局他的船用发动机和小型车载柴油发动机项目。也就是说,如果2009年潍柴动力和德国曼商用车进行战略合作的话,他不单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通用动力供应商,而且陕西方面也会放弃自立为王的念想,更重要的是其对手中国重汽会死得很难看。

  让我们再畅想一下,潍坊要是有三五个潍柴动力这样的企业,说不定会成为从山东独立出去的直辖市,那可是青岛的梦想。比青岛还牛B,这份光荣

  然而我想说的是,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

  再过20年,马纯济、谭旭光、蔡东、徐新玉等人想必都已经卸甲归田,我们不知道在这20年里中国重汽和潍柴控股还会发生多少故事,但是历史会忠实的记录下:

  2008年4月,潍柴动力得到了MAN L 27/38、32/40、40/54等船用发动机技术。

  2008年4月,中国重汽在德国MAN成立250周年的大会上,开始密谋获取TGA整车技术、D26D20D08发动机技术、车桥技术等。

  2008年4月,一个小人物写下了一篇《潍柴的迷局症结与借鉴》。这文章没有被发表,他只是失去了450元的稿费。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手足麻木中药外敷方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