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入狱孩子何处为家探访新乡救助新模式将

2019-01-10 18:23:28 来源: 中山信息港

  父母入狱,孩子何处为家?探访新乡救助新模式

  ■他们不是孤儿却无人照料,也难以获得政府救助

  核心提示

  丫丫6岁,她不知道爸爸为啥杀了妈妈,从记事起,她就和大她3岁的哥哥守着妈妈的棺材生活。如果丫丫和哥哥是孤儿,就可以得到政面对生活府的帮扶和照顾,但他们不是孤儿,他们有爸爸,但爸爸在监狱里。

  丫丫的故事并不是个例。父母犯罪入狱,孩子没人管该怎么办呢?

  自今年以来,新乡一家慈善机构已先后接收了20多个无人抚养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在监狱系统与民政部门的帮助下,一种救助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模式得以摸索出来。

  中秋节前,省第三监狱将23个孩子从新乡接到禹州,请心理专家为他们进行心理辅导。借此机会进行了采访。

  爸爸杀了妈妈,兄妹俩不是孤儿堪比孤儿

  丫丫在舞台上欢快地跳跃,笑容灿烂,而她身穿囚服的爸爸在台下不停地抹着眼泪。丫丫今年6岁,老实说,她对爸爸很陌生。丫丫出生在偏僻山区,刚懂事时,她就知道妈妈死了,是爸爸杀的,爸爸也因此进了监狱。

  当时,在家里陪着丫丫的,除了年老多病的奶奶外,还有个大她3岁的哥哥。在他们家徒四壁的屋内,还陈放着妈妈的棺材。妈妈死后,爸爸被判处死缓,但这并不能解除外婆家的痛苦,他们经常到丫丫家吵闹,甚至将丫丫母亲的棺材陈放在丫丫家里,至今没有掩埋。

  为躲避是非,丫丫的亲人多搬到了外地,少人照料,丫丫和哥哥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如果丫丫是个孤儿,她可以进孤儿院,可以在政府的照顾下成长,但丫丫有爸爸。

  年过七旬的奶奶身体越来越不好,连她本人都需要人照顾,今年4月,在村民的帮助下,奶奶将丫丫兄妹送到监狱,让监狱帮忙想办法。

  监狱经过多方协调,终将丫丫兄妹俩送到了新乡太阳村儿童救助中心。该中心负责人王敏告诉,类似丫丫兄妹这样的孩子,中心里有很多。

  丫丫和哥哥刚去时,眼里充满了不安。尽管没有爸爸妈妈,但救助中心能吃饱饭,还有陌生的叔叔阿姨照顾。吃饭时,丫丫常常一手拿一个馒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生怕这种生活会随时消失。几个月后,丫丫渐渐喜欢上了这里,她开始喜欢唱歌跳舞。

  中午吃饭时,丫丫和其他孩子一样,高声背诵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齐声喊道:谢谢炊事员叔叔!随后,雀跃着坐到餐桌旁吃饭。几粒米饭掉到桌上,丫丫利索地用手抓起吃了。当丫丫发现大家在盯着她看时,不好意思地说:剩饭了就要背锄禾日当午。

  孩子的巨大变化,让服刑人员很是吃惊,这更坚定了他们安心服刑的念头。

  父母犯罪入狱,孩子谁来照料何处为家

  事实上,新乡太阳村儿童救助中心负责人王敏也曾是一名警察,曾任河南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退休后在该救助中心当顾问兼负责人。王敏透露,今年送到他们中心的就有20多个服刑人员的孩子,其中,仅省第三监狱就送来4个。这些孩子来自各地,性格各异。由于特殊的家庭背景,每个孩子的心理都有问题,有的过于恐惧,有的爱说谎,有的有暴力倾向。省第三监狱决定,利用监狱心理专业人员多的优势,在中秋节前夕,让心理专家来抚慰这些孩子。

  王敏指着来自豫西的一对兄弟说,他们俩一不锈钢风球个12岁,一个6岁,几年前,母亲因跟人吵架服毒自杀,父亲因犯罪入狱,两个孩子没人管,就在街头乞讨流浪甚至偷东西。后来,村民将孩子送到父亲服刑的监狱,两个孩子在监狱生活了5天,民警将他们送到了救助中心。

  这里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王敏说。

  监狱里曾有一名女性服刑人员,她的丈夫经常酗酒,喝醉就打她,一次她实在无法忍受,趁丈夫醉酒时把他杀了。她入狱后几次想自杀,但很想念刚6岁的孩子。为帮这名女子改造,狱警来到孩子的住处。屋里很暗,大过年家里就孩子一人,屋里除一张床外只有一个吃饭的木桌,上面放着一篮馒头和几碗肉,还有半盆冻成团的饺子。村主任说,这些食品都是乡亲们送的。民警给孩子弄了两盘热饺子,孩子很快吃了个精光。听说孩子根本没人照管,俩民警流着泪将孩子领回监狱,监狱将孩子送到了救助中心。

  设立专门机构,无偿救助服刑人员子女

  孩子没人管,很多服刑人员无法安心服刑,尤其是女的。省女子监狱调查了服刑人员的子女情况,发现很多犯人的孩子得不到社会尊重和照顾,成为社会上的一个特殊群体。这些孩子曾遭受过身边人的歧视,有的流浪街头,以行乞、偷窃为生,有的无依无靠,挣扎在生死边缘。孩子是无辜的,所以,社会应该给他们一个家。

  2004年11月,省女子监狱开始考虑办救助犯人孩子的机构。他们了解到,北京一家慈善机构专门接收犯人的子女。巧的是,该机构负责人张淑琴也曾是一名狱警,老家在河南。在省女子监狱的提议下,张淑琴决定在新乡设立太阳村儿童救助中心,由省女子监狱为孩子提供食品,张淑琴提供经费。

  2004年年底,救助中心成立,但一直没有合法手续,房子是临时租的旧厂房,因经费问题,运转常常捉襟见肘。2007年开始,经省女子监狱、新乡妇联协调,新乡市民政部门为救助中心办理了合法手续,要求其接收对象必须是服刑人员子女。

  从去年开始,经新乡市领导批准,新乡市民政局决定为救助中心的孩子每人每月提供180元的低保,安排免费就近入学。随后,在省女子监狱的协调下,救助中心又建了新家,不仅有干净的餐厅、整洁的宿舍,还有文娱活动大厅、心理辅导室、文化室、电脑室、图书室、乒乓球室,每个房间还配备了电视机、DVD机等。

  目前,这里的孩子已有50多人,除女子监狱外,另外十几所监狱服刑人员的孩子也被送到这里,年龄的17岁,小的仅4岁。

  他们内心深处的创伤可能永远不可能修复,但我们可以尽努力让他们感受到关爱。在为这些孩子进行心理辅导时,心理咨询师通过孩子们的活动发现,很多孩子存在自尊心过强、自我封闭等心理问题,在性格上表现出敏感、多疑等状况。另外,由于这些孩子害怕别人笑话自己、伤害自己,会变得很冷漠,从而形成偏执性格。省第三监狱监狱长陈玉殿表示,他们将尽努力帮助这些孩子走出困境。

  活动当天,听说孩子们冬天没被子,省第三监狱还为孩子们捐赠了50床被子和100多斤月饼。

  做法,更大范围推广还须立法

  电动筛子省第三监狱监狱长陈玉殿很有感触地说:据司法部门统计,我国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有60万人,而得到救助的只是一部分。这些孩子因不属孤残

父母入狱孩子何处为家探访新乡救助新模式将

,难以得到相关资助。尽管民法中规定,在直系亲属健在的情况下,服刑人员的孩庙前山外凝满露珠的春草里子可由直系亲属抚养,若直系亲属不在,可由旁系亲属抚养,但是,若遇到亲属拒绝抚养的情况,执法部门也没有办法。新乡市的做法是一种很好的尝试,社会效益非常明显。

  河南言东方律师事务所主任闫斌认为,无人监护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按照目前的民政救助政策,这一弱势群体并没有纳入政府的救助范围,说明传统的民政救助制度还不够完善,救助范围太小。太阳村儿童救助中心的做法以及政府的介入,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值得肯定。

  对全省和全国来说,如要主管桌全面做宽和窄好这件事,应尽快立法。应该由政府主导,动员社会资源,与民间机构合作。唯有这样,这些无辜的孩子,才能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闫斌说。

  线索提供王广星左明星吴楠韩景玮通讯员方为敏

中山衣柜价格
儿童派对策划公司
步步高x5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