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散文3有关村里把杀猪刀的故事

2018-08-08 20:08:30

有关村里把杀猪刀的故事

杀猪受管制的时候,村里人家通常只有一把菜刀,多的是镰刀柴刀。 杀猪不受管制的时候,二叔脑筋转得快,从清水桥集市上的五金摊子挑出一把刀,尺半长,乌青发亮,回到家在磨刀石上浇水一磨,几个来回,揩去刀锋上的污水,就见到了一抹亮光,用手指试试刀锋,能感觉到寒气。想到这是村里的把杀猪刀,二叔这时笑了,笑的脸像一张秋天的桐树叶子。 除了清水桥食品站原来几个御用的屠夫外,整个平田村会杀猪的,没几个。而作为于平田的自然村,东干脚别说杀猪的

,就是连杀猪刀也没有一把。 杀猪不是把猪用刀捅死那般简单。 杀猪的——东干脚的人称之为杀猪佬,到了圩上才叫人屠夫——已经是一种职业了,拎了刀和洗碗盆从容出门,到晒谷坪上,扯一张扎实的凳子,横在盆子上,然后就看那些抓猪的,撵着猪从巷子里出来,到了晒谷坪上,又被猪带着跑。到有人一把揪住猪尾巴,才有人赶上去,拎住两只耳朵,往地上摁,后面的人才会抓住猪后腿,三四个人,合力把猪抬到凳子上,把猪头往前面送,杀猪佬——二叔有模有样的一手捂住猪嘴巴,并且用刀背磕一下猪前腿关节,眨眼之间,杀猪刀就送进了猪脖颈,只听到猪的哼哼声了。 放完血,杀猪佬拖开盆子,抓猪的就把猪掀翻在地上。死猪,刀眼里冒着血泡,四脚朝天。孩子过去踢一脚,就跑开。二叔取来一根两米长的钢筋条,在猪的后腿腕上割一口子,把钢筋捅进去,在猪皮下通几条通路,然后憋足劲,通过猪腿上的口子,往猪的身体里吹气,要把一只百几十斤的猪,像气球一样吹起来,架到脚盆上,浇上滚水,拿刀刮去猪皮上的毛。而这个时候,杀猪刀再次派上用场,锋利的刀扫过去,猪背脊上的毛被刮净,再几刀下去,猪就显出了肥嘟嘟的样子。 杀猪的技术,就是不仅要把猪杀死,还要尽量不要伤到气管,否则,猪就吹不起来,而软毛猪西门子触摸屏回收
,是很难收拾的。村里人骂那些办事不利索脸皮又厚的,就骂软毛猪。 杀头几条猪,二叔都没有掌握要领,伤到了猪气管校园电视台
,吹不起来,刀眼子漏气,用生萝卜都堵不住,是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把一条百十来斤的猪收拾干净。 开始几年,一把杀猪刀,就是一件了不得谋生工具。帮人家杀一条猪,不仅包吃一顿鲜猪肉网站建设公司
,走的时候,对家还会割一两斤半瘦半肥的肉,搁进淋水桶里,在送客的时候,让杀猪佬顺手带走。杀猪佬有事,人家借杀猪刀不锈钢红酒柜
,用毕,也会请刀的主人去吃上一顿。 甚至有几年,看一个家庭的经济好不好,去他的厨房看刀,若是厨房里常备杀猪刀的,这家的生活,通常说还是过得去的。因为杀猪刀不再只是用来杀猪,而杀鸡杀鸭也兴起用杀猪刀。书上成语说杀鸡焉用牛刀,而东干脚的人没这概念,好用趁手即可。 但这好用一旦被记着,也会造出祸事来。 东边山脚下两兄弟吵架——以往也吵,鸡毛蒜皮的事,看不顺,讲几句,就会越吵越凶。在别处,或者越穷越不讲面子,在东干脚,却是穷的富的都讲面子。一句话伤了面子,动刀动拳。这次,他家兄弟为了一泡鸡屎——弟弟的鸡跑到哥哥家的堂屋拉了一泡屎,哥哥追着出来,弟弟一见哥哥在追打他的鸡,一边骂,一边往二叔家跑,跑进二叔家的厨房,拿了杀猪刀,就往他哥家走,二叔还没明白过来,巷子那头就传出女人的叫喊:杀人了! 二叔、邻居几个跑过来,那做兄长的白衬衣成了血衬衣。一问他女人,才知道这男人背上被他老弟用杀猪刀戳了一刀。即使这样,嘴里还在骂:死X皮,要放火烧屋了。还要老婆回娘家,把妻舅叫几个来,在自己老弟的背上捅几个窟窿。幸亏他老娘要死要活的又哭又求,让老二出钱,帮老大包扎了,出了药费,不够,又出了营养费、误工费,他嫂子这才作罢。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平息,他嫂子、他哥或者他娘,其中有人怀疑,是二叔指使他家老二拿刀杀人的。他家老二被逼急了,又要跑二叔家,幸好,被二叔放学的孩子撞见,赶了先,把门堵了。不然,有关杀猪刀的血案还要继续上演。 这事在东干脚村议论了一个遍之后,自然消失。没人去想二叔做那缺德的事,也没人去为他们的家务事主持公道,人们议论得更多的是杀猪刀,是多么多么的了不得。有的夜里出门,腰里也别了杀猪刀,看起来是防身用,但更多的是在显耀他有把杀猪刀而已。 养猪存钱的时候,家家都有把杀猪刀。粮食涨价了,煤炭涨价了,人工涨价了,猪反而变得不值钱了。东干脚的人纷纷废了猪栏,养点鸡鸭,又逗病,费心费力不讨好,索性,只养一条狗来看门。走进村里,进一户人家,不再注意他家是不是还有一把杀猪刀,而是在防备,屋里门后面,藏不藏着一只追咬人裤腿儿的狗了。 2014.4.2 :熊承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