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科学网我的博士导师香港篇王善勇的博文7z

2019-01-31 06:44:56

异曲同工--中国,香港(地区),美国,澳大利亚课题组之科研风格 香港篇今天打开邮箱一看,非常高兴, 因为本领域牛刊之一 “Soils and Foundations” 的主编给我来了一封信,通知我的那篇论文已被正式接收。欣喜之余,颇为感慨。这篇文章历时一年,内容其实还是我在香港读博士时做的工作的延伸。这不由让我想起我在香港的博士导师。说来我的背景,我自己觉得都有点复杂,因为我在香港导师就有三个。其实我的Principal supervisor 并不是专长岩土,于是老板就给我找了两个副导师协助指导我的博士论文。其中一个助理教授是刚从剑桥毕业的青年才俊,思维非常活跃,我经常跟他讨论问题,给我的启发很大。我记得当时他把从剑桥带回来的近十几年的剑桥大学的博士毕业论文副印本借给我看。我如获至宝,没日没夜的复印给自己备份一份,然后抓紧研读。零距离学习本领域世界大学博士的研究成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可惜的是我这位副导师没多久就另谋高位,离开了我们的大学。这时我迎来了我真正的博士学术导师 (Prof. Chan) 。Chan 教授出生在香港,但在加拿大长大,四十出头就已经是加拿大某Top University 土木系的Chair professor。 次见到教授,我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教授长的特别像一个人-费曼先生。我很早就读过《别闹了,费曼先生》,可以说费曼是我喜欢,崇拜的科学家。记得当时我一个师姐(现在澳洲某大学的副教授)私下跟我说,Chan 教授人非常好,而且非常智慧,跟着他前途无量。那时教授刚好有一年的学术休假,就一直工作在香港,工作在我们大学. 致很高,一半英文,一半中文地跟我聊着我们这个圈子科研的故事,不像一个教授,倒像一个朋友。多少年以后,在学术上我独立了,当我拿到了我的个基金,我的反应是我要请我以前的导师们来访问.我很怀念那段每天聆听导师教诲,每天和导师激烈地讨论(辩论),每天都在进步的时光!我很期待跟导师再次在学术上过招,再次到酒吧喝酒,当然现在是我由我来买单。 Prof. Chan 相关专题:导师与学生

生物质燃烧机厂家直销
抛丸机批发
手机捕鱼上下分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